從小形影不離的姊妹淘,連出了社會、成了家仍密切往來,這是一個雖不易但卻也非不平凡的場景,直到……,直到她們分別愛上對方青春期的兒子。這樣的情節大綱令人皺眉,倒不是因為道德因素,而是好難想像這麼薄弱又誘人窺奇的強烈設定如何能帶來啟發。然而,這樣的成見錯得離譜!《愛墮落》從原著小說到改編電影,俱是刁鑽的簪子,精緻又淋漓地挖出關於愛情與人性我們所難以辯證清晰的種種情感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諾貝爾獎作家多麗絲萊辛原名〈祖母〉的短篇小說藉著這個乍看肥皂的設定,痛快地寫她無論在生活或創作上所信仰的女性的縱情。一生背負拋家棄子指控的萊辛,卻以文學衝闖地試探人可以抵達的極致遠處,她的關切非關女人該有如男人的一切權利,她接受這個社會角色,卻挑釁它、甚至背叛它。在〈祖母〉中,萊辛以一種揉混了同情、捍衛、疏離與戲謔的糾結,讓兩個女人活進一個變形的世界。與其說這「類母子戀」有多怪,不如說要由此召喚女人對於愛情的想像力與創造性。改編電影《愛墮落》則由《時尚女人香奈兒》導演安妮芳婷執導,兩位女主人翁由羅蘋萊特和娜歐蜜華森飾演,原文片名更名為「愛慕(Adore)」。電影將這故事往另一方向展開,保留了萊辛式的細膩,但以較為一般人對於此樣禁忌的憂慮為基底。電影中,她們談著一場懸崖邊的戀愛,懊惱、內疚、恐懼,她們不懈地嘗試中止那段戀情,為這樣的悖反所痛苦──因為愛,所以不該愛。愛一個人,你會希望給他更好的、最好的:這麼青春正甜的男孩哪,還有那麼長的大海探險一樣的人生等著你,我怎麼忍心將你的時鐘輕率地快轉呢?女人想。但男孩無法懂,也不認為必須懂,面前的愛是如此確鑿,為什麼妳要將我推向別處,還傲慢地說那是生命中真正不可或缺的事呢,他們想。電影溫柔卻也銳利地點出,或許很多人生中的為難,不過是個假問題。愛情如同其他項目,它不必是待我們去詮釋、駕馭的某個局部,它有自己的速度感、自己的直覺、自己的夢想,你儘管可以和它來場搏鬥,但倘若發現它占了上風,那就乘風而去吧。萬千種人生都竄動著想擁住我們,可終究只有一個會出線。《愛墮落》展現了愛自己的執拗。

p75pr11r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